ALICE D

新浪微博:a-Alice-a
微信:Alice-DJX
热爱绘画~设计~

2017年4月13号晚,天有点阴,才听到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刚整理好一沓纸,准备了笔要开始画画,脑子里想了很多故事,想把这些故事都讲给你听,可是我却先哭了,看着这两只猪,听着许巍的喜悦,夹杂着键盘的敲击声,我的泪却一直在掉落,是的,我又一次没有任何缘由的哭了。

两个人近两个小时打包三幅油画

致我毕业的这两年

文/代代
大学的日子
2015年7月我正式本科毕业,又是一年的毕业季,很多人很多事儿,或喜或悲,有不舍有相聚,点点滴滴都在人们的泪水里,酒杯里,拥抱里……毕业的狂欢也似乎没有打动我,当时觉得只是一桌饭,几杯酒而已。而我似乎太过于后知后觉,并没有太多的感触,以至于现在想起来不免心生一丝淡淡的无言的思念——思念那几年的不知生活酸甜苦辣的青春年少,思念那时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思念那时可以在天气晴朗时就拉着小伙伴逃课出去放风,阴雨天时就躲在寝室里看小说。思念那时因为喜欢的人已经喜欢了别人而出去独自骑着自行车到海边、到山里、回来时气喘吁吁的蹬自行车非要找到大坡路,一直冲下去,不带刹车,所有的回忆在被风吹掉的眼泪里破碎,掉落……
大学的时光就这样的在我毕业的这两年的生活中渐渐被回忆起来,在心里苏醒……
妈妈的眼泪——大一篇:
大学,大连。陌生的概念,陌生的城市,喜欢海的我终于要到海边上学了,对那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未知。小时候心心念的火车,在大学期间真的是坐到吐。九月开学,本以为大连开始转冷,从内蒙到大连一千多公里近25个小时的车程,妈妈和妹妹陪我一起去学校报到,爸爸留在家里照看饭馆的生意。这次的旅程是我们仨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远门。旅途的风景让我惊喜,一直坐在窗边的座椅上,不想离去,害怕被别人抢坐了去。从未见到过如此辽阔的大草原样子的我不停的叫妈妈看看这,妹妹看看那里的。她们还在吃东西就被我一路叫的头转来转去的看两边。
近近的铁轨旁一闪而过被甩在很后面的石子,小树,蓬蓬的杂草。都无法记住他们的样貌,这也许是越靠近的越容易消失越容易被忽视吗?远远的,零星分布的房子让我有种错觉好像是被巨人的大手一个个安放在那里,火车走了好远好久,他们仍旧安静的在那里,偶尔会看到从房子之间的缝隙里开出一辆小车,也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拿着玩具车似的在地上指着他前进的道路,而我总在想住在这么远地方的孩子们有零食可以吃吗?有商场可以买衣服,买玩具吗?我笑着问妈妈和妹妹,妹妹说她也这样想,难道这么远地方的孩子从出生到死亡都会在这个地方待一辈子吗?妈妈说,那你们两个呢?可能别人在坐火车的时候,看到了我们的村庄也会这样想,这个村庄的孩子在这么偏远的地区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可是现在你不就要去别的城市了吗?
妈妈问我真的决定不留在内蒙上学?我点点头抿着嘴,眼睛看着妈妈,突然心里有种说不出话的的感觉,喉咙似乎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时间无法出声。当时也说不出来因为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应该就是要远离父母后,父母对我的担忧只能他们自己来承受,不会告诉我他们的难处与不舍,因为他们总会支持我所决定好的事情……
第一次长时间的坐火车,我们都有点吃不消,下了火车,站台上浓重的海腥味扑面而来,潮湿的空气让本来有点疲惫且激动的我们仨换不了气,只得大口的吸入呼出海蛎子味的空气,身子上一下子就黏糊糊的有点不适应。我还是暗暗窃喜终于摆脱了大内蒙的沙尘暴。我和妹妹一直在不停的指这指那,对大连的一切都充满好奇,我们觉得终于来到了一个大城市。妈妈也说她终于也来到了有大海的城市。我突然有一点点小小的成就感,我想带父母妹妹环游世界,这只是开始的一小步。
出了火车站,除了楼比包头多,比包头的高之外,依然有许多行乞的人眼巴巴的望着你,或者低着头写了一堆自己身世的悲惨人生故事。招住客房的人一路跟着你说着他们的房子如何的好如何的便宜,我们甩开了几个人,可我还能听到他们嘟囔着还想说我们怎么不住这房子,出租车的司机喊着:“小闺宁儿,望哪走啊”街道也没有想象中的干净整洁,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一股海蛎子味儿的大连话此起彼伏的叫喊着,某某旅店,一晚只要50了,我和妹妹笑着说他们的口音真有意思,一路上都是我们模仿的对象。三个人拉着一大两小的行李箱在大街上找合适的住店,我们比学校规定的时间早来两天就是想出去逛逛大连的景点。最后决定住在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小旅店里,第二天乘轻轨去往金石滩海边游玩,看得出来妈妈更喜欢这个地方,感觉妈妈玩海水比我和妹妹都开心。让我帮忙照相,还总嫌弃我照的不好看,哎呀我的妈妈呀,真是够臭美的。我心里想的可没敢告诉老妈……一整天的游玩,看了大海,玩了海水,吃了烤鱿鱼,晚上给老爸打电话都是我和妹妹对大连的赞美和炫耀。
第二天早上我们就乘坐了学校的班车到旅顺的校区,正式的要成为一名大学生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革命军人回家后身戴大红花一般,嘴上只是微微一笑,可心里早就翻江倒海般的激动。我的手紧紧的握着出了好多汗。可我又害怕见到很多的陌生人,一路不语。学校大门口放着拱形的气模,贴着大字——欢迎新同学。人们都兴高采烈的交谈着,议论着。我在艺术学院的接待处签到报名。在学长学姐的带领下到了寝室,寝室的环境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到现在我还很得意自己上学住过的寝室,初中是八人间的铁杆床,睡觉都怕把床板压塌的那种,但好在寝室空间还比较好。高中是有独立卫生间的六人间,高级木头床,你在上铺怎么折腾也不用担心床会塌。大学就是带阳台的四人间,上面床下面学习桌和衣柜、书柜,两床之间的梯子还是两个鞋柜。妈妈和妹妹一起在床上躺了一下,嗯,很舒服,看到了这样的环境,妈妈的担心应该会减少一点吧。
晚上我和妈妈妹妹在学校附近找了一间旅店居住,和爸爸说了我们今天的情况,总的来说,妈妈觉得只是地方有点远,其他的都很好。睡之前妈妈又问了我一句,要不现在就回内大读书吧,离家也近。我又是肯定的回一句,不要,我一定把你们接到大连来住,不要回内蒙。
如果说暂时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在一起,那么我想打破这种别离,不再让离别分散我们一家人,我只想更好的相聚。
到了妈妈妹妹该返程回家的日子了,妈妈一个劲儿的嘱咐我要吃好饭,喝好水,保护好身体,不要生病,看看宿舍总觉得还有很多没有为我打理好。我在一边说着,妈妈,放心啦,我都住了多少年的宿舍了,这些事情都不是问题,妈妈仍旧看看宿舍里,看看我拉着我的手说,我回去,你不想我吗?我说,我才不会想哩~其实嗓子有点哽咽,但我不会哭,因为从小离家出来住宿,有一点点自认为很独立的倔强,不会向任何事情妥协。
可是令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妈妈竟然在踏出宿舍房门要走的那一刻,突然转过身来抱着我哭了,当时的我真的被吓到,也懵了,这是我脑海里妈妈因为我第一次哭,真的是第一次哭,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是抱着妈妈,这时我也感觉到好像从来都是家里女强人的妈妈那一刻变的很无助,很弱小,母女两在楼道里哭着,妈妈泣不成声的将原来的话又对我一一嘱咐一遍,妈妈的双手完全地攥紧我的双手,妈妈不愿意松开,因为这一松开我们要隔大半年才能回家见面。妈妈眼睛通红地看着我,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说妈妈放心了,我在这边会好好的。因为妈妈要搭同学家长的顺风车到车站,这一别,妈妈加快步伐走出了宿舍楼。那天那时的情景那一刻妈妈的眼泪,到现在我都无法忘怀,当时的所有细节都在妈妈转过身来哭红的眼里。每年回家我总会有意的提起当时妈妈为什么会哭,妈妈总要岔开话题,不好意思似的。
直到2016年的九月,妹妹到长春读大学。我再一次的问到妈妈,2011年,我大一入学当时,妈妈突然哭的很伤心究竟因为什么。这一次妈妈告诉我,原来因为我从小就是性格内向的人,遇到别人欺负只会自己生气,也不会和那人理论,更不会找别人帮忙。从小都是文文弱弱的女孩子。不像我妹妹走哪都可以和别人说成一片,伶牙俐齿会保护自己。那时的妈妈在返程的那一刻突然想到要把这样的一个我扔到离家那么远的地方,就算我被人欺负,妈妈都无法保护我了。妈妈从来都同意和支持我的决定,所以当妈妈知道我大学的决定时很犹豫,那么远的地方,一切都是未知的,她想照顾我,也要照顾妹妹,两边她都要顾及到……妈妈说家这边有老人,有你妹妹,所以不能顾全你,直到妹妹也来东北上学后,妈妈说:“你们姐俩都在东北生活了,那我和你爸也要去大连住了,咱们一家又可以聚在一起了,不用聚少离多了……”
大一所有的回忆都凝聚在妈妈的眼泪里。